吉他大师张勇重回江湖发行吉他演奏专辑《弹情》

2008年1月24日下午,中国流行乐坛殿堂级的吉他演奏家张勇先生在北京举办了自己最新演奏专辑《弹情》的新闻发布会,因乐坛众多位重量级明星嘉宾亲临道贺而成就了一出可以载入史册的‘群星盛会’场面,在场的30多家主流媒体工作者亲历了华语乐坛这一盛大的历史性时刻。

张勇是中国第一代吉他大师和音乐制作人。他是1986年崔健在《让世界充满爱》演唱会上第一次演唱中国摇滚开山之作《一无所有》时原版乐队班底中的吉他手;他曾成功制作、包装和推出了毛阿敏,并对80年代新人的提携如刘欢、三宝、郭峰等都起到了搭桥铺路、创造机会之重要作用;他深深影响了中国当时一代音乐人,是中国流行音乐从无到有的亲历者之一。张勇当时是唯一在国内被大批音像公司标榜的“吉他大师”,致使当时的歌星们录制专辑要排队请他,这种场景按著名吉他手李延亮的形容——“这就是张勇时代”,其盛况对当今的年轻人来说根本无法想象,所以也就发生了当时北漂一族的毛阿敏倾情于张勇并“修成正果”的传奇故事。90年代,张勇到澳洲悉尼皇家音乐学院深造爵士乐,学成后回国受聘于一家世界著名乐器制造商中国公司,现在他的主业是中澳进出口贸易,吉他和音乐成了业余爱好,成功的转型使他在新专辑中完全以一种轻松和愉悦的心态在驾驭演奏。

北京音乐台著名主持人郑阳担纲主持张勇《弹情》发布会,张勇更与贺场嘉宾共同成就了一出“乐坛群星盛会”,明星阵容令人目不暇接:著名歌星臧天朔、张行、胡月,以及中国第一乐评人、中国流行音乐协会秘书长金兆钧,我国一级作曲家兼演奏家、音乐鬼才卞留念,中国新一代的吉他大侠、著名音乐人李延亮(具体以现场到场嘉宾为准),另外,环球唱片公司内地首席代表付宏生代表自己的哥嫂付笛声、任静夫妇前来祝贺;此外,还有著名音乐人阿罗以及韩国编曲名家、阿里郎组合的制作人姜赫等来到现场为张勇贺场。众位到场嘉宾作为张勇多年的圈中好友,都对张勇此次推出全新演奏专辑表示强烈支持,一致认为张勇为中国流行器乐精品传播起到了积极的表率作用。另外,张勇的好友田震原本今天也要过来,但因为在外地演出,她特意打来电话,对张勇的新专辑表示祝贺;而身在美国的著名作家、音乐家刘索拉则特意献来了花篮向好友表示诚挚地祝贺。

今天听到了久违的以吉他为领奏的张勇音乐,让我们想起了keny G的萨克斯音乐,不同的是熟悉的旋律和温暖的尼龙弦木吉他,还有指尖与琴弦的自然触摸更多了一份亲切,音乐能与我们如此之近,我们在下意识的跟着哼唱。国内几年来一直都没有这类音乐,它颇有小资情调又让人耳目一新。这张专辑之所以刚一发行就好评如潮,有很大程度上来自曲目,此次北广传媒集团和北京音像公司携手投资,从策划到录制历时四个月时间,一切旨在与张勇共同打造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精品。为了能够赢得市场,倾力海选曲目,力求能够使它大众化。说起曲目它的年代跨越了世纪,跨越了时空30年。在不太宽泛的一个试听调查中,起码可以得出一个相对准确的反馈,就是从小学生到已退休在家的老人都能各取所需,找到自己的最喜爱的曲子。正是这种力求大众化也给制作和编曲带来了挑战,,怎么能让它既不让人觉得“陈词滥调”而又有时代感和新意,张勇精心为这十五首曲子杀费苦心设计了十五种不同的音乐风格,特别邀请来了韩国的顶级编曲人物姜赫来落实音符,“阿里郎”制作人阿罗笑着对张勇说“只有姜赫能满足你苛刻的要求”。比如《秋天不回来》是慢摇滚节奏、《more then I can say》是jazz加蓝调风格、《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是拉丁爵士的bossa节奏、《香水有毒》是soul(灵魂音乐)节奏、《约定》融入了英式“威猛”版的新灵魂乐节奏、《菊花台》是交响宏大风格、而《千千阙歌》又是爵士swing(摇摆乐)节奏、《伤心太平洋》特意设计成目前颇具时尚品味的牙买加regy风格,《橄榄树》又是清弹风格等等,用出品人张学朝的话说,“真是一个曲子一个味儿,可以说是考验张勇音乐风格能否适应的一次盛宴”。所以好评如潮正是因为这些音乐的多元素的融入,才会使外行也觉得耳目一新。

当然吉他演奏还是必须要提,因为多变的风格实际是在自己挑战自己,虽然按张勇的话来说他现在的吉他演奏是业余爱好,但我们还是能听出他的炉火纯青,此次的专辑他力求强调“弹情”而尽量掩饰他的“爵士”炫技,的确这些熟悉的旋律由于没有快速的音符,听着听着甚至有时都忘了是吉他专辑,完全被音乐的美感和完整性所融化了,但那种风格之中音符的摇摆和groov(动律)却无处不在,“姜”在嘴里细心咀嚼时才更能觉出老的辣!十五首曲子都在摇摆,没有一秒钟的呆板。比如《千千阙歌》中的演奏,除了第一个音符是在拍子上,整曲的音符都在节奏上流动,”无声胜有声“的名句在此应改为”此处无拍胜有拍!让欣赏它的人回味无穷。有些曲子的演奏和把握绝对扩大了原版的意境,比如《香水有毒》这首网络歌曲,无论唱功还是歌词所表达的内容,都有些直白和稚嫩,甚至是有争议的。但通过张勇的演绎,你会感到这首歌的旋律的意境得到了很大限度的升华,凸显出音乐中的情感、伤感和无奈,使听的人如亲临其感情之中而陷入感慨。其中有一名大学生在网上留言中把它描述为“像一股清风拂面而来”,足见张勇吉他的“手中无剑胜有剑”。

张勇是何许人也?张勇实际出身于商业世家,但文革的没落又被命运赋予了吉他演奏的天赋,80年代在小平同志“允许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的口号下,张勇是文化部直属文艺团体中极少数“先富起来”的音乐尖子。受惠于《东方歌舞团》的培养和出国学习,张勇是唯一在国内被一些音像公司标榜为的“吉他大师”,致使当时的歌星们录制专辑要排队请他,这种场景按李延亮说“这就是张勇时代”。其盛况目前年轻人根本无法想象,所以也就发生了当时北漂的毛阿敏倾情于他,并之后成名的故事。由于看到爵士乐的空白,1990年出国深造爵士,2000年很想开创一个国际爵士俱乐部的他觉得国内文化氛围不成熟而放弃,但家族商业基因又使他敏锐的商业嗅觉转到了中澳进出口方面,他看到中国的有色金属冶炼将会大幅提高,从而需要大量的有色金属原材料,在澳洲生活并成为澳籍的他利用他在澳洲的地理人脉优势,逐渐演变成为了中澳有色金属冶炼原材料的供应商,随着这几年中国经济的腾飞,使他受益颇丰,吉他和音乐成了他目前的业余爱好,转型的成功使他完全以一种“玩儿票”的心态在驾驭演奏,这种轻松和愉悦在此张专辑中无处不在。

采访张勇时他说:我是一个感情和名誉都曾受到伤痛的人,也很容易触景生情,这张专辑的曲目已经让我在音乐面前难以掩饰,无数次心灵的涌动倾注到微颤的手指,形成了这张《弹情》专辑。我最想说的是对妻子奥均的珍爱之情,是你让我在多年的破碎之后重拾自己,建立起今天惬意的家庭。 知道么?每次读到《约定》的歌词,都能让我的眼睛为彼此给予的幸福今天而潮湿。实际上它是贯穿全曲在我心灵真实而又秘密的潜台词    ,在此我愿把它袒露给喜欢本张专辑的大家,作为对love(童年般的真情、长辈的关爱之情、朋友的友情和对帮助我的人们的感恩之情)更有对你我和孩子们永远爱的勉励;
            
一路从泥泞到了美景
习惯在彼此眼中找勇气
感到无力总会想吻你
才能忘了情路艰辛…….

screen.width*0.7)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style.cursor=’hand’;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nCTRL+Mouse wheel to zoom in/out’;}” onclick=”if(!this.resized) {return true;} else {window.open(this.src);}” alt=”” src=”http://img.guitarchina.com/img2008/0213/06.jpg”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nCTRL+Mouse wheel to zoom in/out’;}” border=0>
张勇、臧天朔

2008年1月24日下午,中国流行乐坛殿堂级的吉他演奏家张勇先生在北京举办了自己最新演奏专辑《弹情》的新闻发布会,因乐坛众多位重量级明星嘉宾亲临道贺而成就了一出可以载入史册的‘群星盛会’场面,在场的30多家主流媒体工作者亲历了华语乐坛这一盛大的历史性时刻。

张勇是中国第一代吉他大师和音乐制作人。他是1986年崔健在《让世界充满爱》演唱会上第一次演唱中国摇滚开山之作《一无所有》时原版乐队班底中的吉他手;他曾成功制作、包装和推出了毛阿敏,并对80年代新人的提携如刘欢、三宝、郭峰等都起到了搭桥铺路、创造机会之重要作用;他深深影响了中国当时一代音乐人,是中国流行音乐从无到有的亲历者之一。张勇当时是唯一在国内被大批音像公司标榜的“吉他大师”,致使当时的歌星们录制专辑要排队请他,这种场景按著名吉他手李延亮的形容——“这就是张勇时代”,其盛况对当今的年轻人来说根本无法想象,所以也就发生了当时北漂一族的毛阿敏倾情于张勇并“修成正果”的传奇故事。90年代,张勇到澳洲悉尼皇家音乐学院深造爵士乐,学成后回国受聘于一家世界著名乐器制造商中国公司,现在他的主业是中澳进出口贸易,吉他和音乐成了业余爱好,成功的转型使他在新专辑中完全以一种轻松和愉悦的心态在驾驭演奏。

北京音乐台著名主持人郑阳担纲主持张勇《弹情》发布会,张勇更与贺场嘉宾共同成就了一出“乐坛群星盛会”,明星阵容令人目不暇接:著名歌星臧天朔、张行、胡月,以及中国第一乐评人、中国流行音乐协会秘书长金兆钧,我国一级作曲家兼演奏家、音乐鬼才卞留念,中国新一代的吉他大侠、著名音乐人李延亮(具体以现场到场嘉宾为准),另外,环球唱片公司内地首席代表付宏生代表自己的哥嫂付笛声、任静夫妇前来祝贺;此外,还有著名音乐人阿罗以及韩国编曲名家、阿里郎组合的制作人姜赫等来到现场为张勇贺场。众位到场嘉宾作为张勇多年的圈中好友,都对张勇此次推出全新演奏专辑表示强烈支持,一致认为张勇为中国流行器乐精品传播起到了积极的表率作用。另外,张勇的好友田震原本今天也要过来,但因为在外地演出,她特意打来电话,对张勇的新专辑表示祝贺;而身在美国的著名作家、音乐家刘索拉则特意献来了花篮向好友表示诚挚地祝贺。

今天听到了久违的以吉他为领奏的张勇音乐,让我们想起了keny G的萨克斯音乐,不同的是熟悉的旋律和温暖的尼龙弦木吉他,还有指尖与琴弦的自然触摸更多了一份亲切,音乐能与我们如此之近,我们在下意识的跟着哼唱。国内几年来一直都没有这类音乐,它颇有小资情调又让人耳目一新。这张专辑之所以刚一发行就好评如潮,有很大程度上来自曲目,此次北广传媒集团和北京音像公司携手投资,从策划到录制历时四个月时间,一切旨在与张勇共同打造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精品。为了能够赢得市场,倾力海选曲目,力求能够使它大众化。说起曲目它的年代跨越了世纪,跨越了时空30年。在不太宽泛的一个试听调查中,起码可以得出一个相对准确的反馈,就是从小学生到已退休在家的老人都能各取所需,找到自己的最喜爱的曲子。正是这种力求大众化也给制作和编曲带来了挑战,,怎么能让它既不让人觉得“陈词滥调”而又有时代感和新意,张勇精心为这十五首曲子杀费苦心设计了十五种不同的音乐风格,特别邀请来了韩国的顶级编曲人物姜赫来落实音符,“阿里郎”制作人阿罗笑着对张勇说“只有姜赫能满足你苛刻的要求”。比如《秋天不回来》是慢摇滚节奏、《more then I can say》是jazz加蓝调风格、《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是拉丁爵士的bossa节奏、《香水有毒》是soul(灵魂音乐)节奏、《约定》融入了英式“威猛”版的新灵魂乐节奏、《菊花台》是交响宏大风格、而《千千阙歌》又是爵士swing(摇摆乐)节奏、《伤心太平洋》特意设计成目前颇具时尚品味的牙买加regy风格,《橄榄树》又是清弹风格等等,用出品人张学朝的话说,“真是一个曲子一个味儿,可以说是考验张勇音乐风格能否适应的一次盛宴”。所以好评如潮正是因为这些音乐的多元素的融入,才会使外行也觉得耳目一新。

当然吉他演奏还是必须要提,因为多变的风格实际是在自己挑战自己,虽然按张勇的话来说他现在的吉他演奏是业余爱好,但我们还是能听出他的炉火纯青,此次的专辑他力求强调“弹情”而尽量掩饰他的“爵士”炫技,的确这些熟悉的旋律由于没有快速的音符,听着听着甚至有时都忘了是吉他专辑,完全被音乐的美感和完整性所融化了,但那种风格之中音符的摇摆和groov(动律)却无处不在,“姜”在嘴里细心咀嚼时才更能觉出老的辣!十五首曲子都在摇摆,没有一秒钟的呆板。比如《千千阙歌》中的演奏,除了第一个音符是在拍子上,整曲的音符都在节奏上流动,”无声胜有声“的名句在此应改为”此处无拍胜有拍!让欣赏它的人回味无穷。有些曲子的演奏和把握绝对扩大了原版的意境,比如《香水有毒》这首网络歌曲,无论唱功还是歌词所表达的内容,都有些直白和稚嫩,甚至是有争议的。但通过张勇的演绎,你会感到这首歌的旋律的意境得到了很大限度的升华,凸显出音乐中的情感、伤感和无奈,使听的人如亲临其感情之中而陷入感慨。其中有一名大学生在网上留言中把它描述为“像一股清风拂面而来”,足见张勇吉他的“手中无剑胜有剑”。

张勇是何许人也?张勇实际出身于商业世家,但文革的没落又被命运赋予了吉他演奏的天赋,80年代在小平同志“允许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的口号下,张勇是文化部直属文艺团体中极少数“先富起来”的音乐尖子。受惠于《东方歌舞团》的培养和出国学习,张勇是唯一在国内被一些音像公司标榜为的“吉他大师”,致使当时的歌星们录制专辑要排队请他,这种场景按李延亮说“这就是张勇时代”。其盛况目前年轻人根本无法想象,所以也就发生了当时北漂的毛阿敏倾情于他,并之后成名的故事。由于看到爵士乐的空白,1990年出国深造爵士,2000年很想开创一个国际爵士俱乐部的他觉得国内文化氛围不成熟而放弃,但家族商业基因又使他敏锐的商业嗅觉转到了中澳进出口方面,他看到中国的有色金属冶炼将会大幅提高,从而需要大量的有色金属原材料,在澳洲生活并成为澳籍的他利用他在澳洲的地理人脉优势,逐渐演变成为了中澳有色金属冶炼原材料的供应商,随着这几年中国经济的腾飞,使他受益颇丰,吉他和音乐成了他目前的业余爱好,转型的成功使他完全以一种“玩儿票”的心态在驾驭演奏,这种轻松和愉悦在此张专辑中无处不在。

采访张勇时他说:我是一个感情和名誉都曾受到伤痛的人,也很容易触景生情,这张专辑的曲目已经让我在音乐面前难以掩饰,无数次心灵的涌动倾注到微颤的手指,形成了这张《弹情》专辑。我最想说的是对妻子奥均的珍爱之情,是你让我在多年的破碎之后重拾自己,建立起今天惬意的家庭。 知道么?每次读到《约定》的歌词,都能让我的眼睛为彼此给予的幸福今天而潮湿。实际上它是贯穿全曲在我心灵真实而又秘密的潜台词    ,在此我愿把它袒露给喜欢本张专辑的大家,作为对love(童年般的真情、长辈的关爱之情、朋友的友情和对帮助我的人们的感恩之情)更有对你我和孩子们永远爱的勉励;
            
一路从泥泞到了美景
习惯在彼此眼中找勇气
感到无力总会想吻你
才能忘了情路艰辛…….

screen.width*0.7)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style.cursor=’hand’;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nCTRL+Mouse wheel to zoom in/out’;}” onclick=”if(!this.resized) {return true;} else {window.open(this.src);}” alt=”” src=”http://img.guitarchina.com/img2008/0213/06.jpg”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nCTRL+Mouse wheel to zoom in/out’;}” border=0>
张勇、臧天朔


民谣有三:姑娘,吉他,南北方。听者有三:香烟、孤独、还有酒。姑娘是爱情,吉他是理想,南北是远方。香烟和酒是过往…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吉他源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tayuan.com/jitazixun/210736.html